少女孕事(三)‧未婚先孕‧一年一宗弃婴案也嫌多

作者: 来源:U生活家 时间:2020-07-07 15:34:02 浏览(239)

少女孕事(三)‧未婚先孕‧一年一宗弃婴案也嫌多未婚先孕的问题不仅存在于大马,更属全球性的重大议题。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显示,每年全球有1亿8500万宗怀孕个案,意外怀孕佔了7500万,选择堕胎的佔4500万,接受不安全堕胎则高达2000万,而全球每年有58万5000人因堕胎而身亡。意外怀孕的少女面对突如其来的冲击,在不懂得解决眼前困境的当儿,情急之下採用极端手段堕胎,甚至将初生婴儿杀死或丢弃,所衍生的社会问题十分骇人。对此,在槟城理科大学执教19年的逊德拉慕迪博士痛心地说,“哪怕一年只有一宗弃婴案,我们都嫌多!弃婴一定要达到零!”未成年怀孕是否应该堕胎,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未成年少男少女本身也仍是孩子,心智不成熟,生活经济都不独立,要他们年纪轻轻就组织家庭,辍学或提早进入社会,最后所衍生的家庭问题一样令人头疼。这也是为甚幺弃婴案逐渐攀升的原因之一。大马生育权利倡导联盟(Reproductive Rights Advocacy Alliance Malaysia)联合主席庄森培医生声称,若制止未成年少女进行安全的人工流产,她们未来将面对与承受的后果,远比一般同龄的女孩来得更艰辛、困苦,包括遭到社会的歧视、被逼走上早婚之路、辍学等,影响深远。面对异样眼光成心理压力“怀孕少女必须离开从小居住的地方,直到宝宝出生为止。不过,诞下婴儿以后,还得面对社会的职责或异样的眼光,心理压力可想而知。”他指出,一些女孩从小住在乡下或郊外,在缺乏资讯之下,未曾了解避孕的知识。等她们中学毕业来到城市升学,在不懂得做足预防措施下性交,以致意外怀孕。他认为,弃婴事件是社会大众必须共同努力解决的问题,包括父母、政府、非营利组织及学校,甚至是少男少女本身。庄森培声称,槟州一家私人诊所平均每年为3500名女性进行安全人工流产。当中,19岁或以下的个案佔了10%,即每年有约350名少女堕胎,其余90%则为已婚或成年妇女。“进行人工流产的少女或妇女,皆会面对身心灵健康的问题。”他说,未成年怀孕或少女堕胎的课题经常受到媒体的大事报导,然而,这仅佔了总数约10%,还有更多个案是秘密进行的。自愿堕胎及少女堕胎的个案并没有确切的官方数据。一般上,政府医院仅为心脏或肾脏疾病的孕妇堕胎,因为这些病患属于怀孕高风险群。“从数据上看来,进行堕胎手术的未成年少女以马来女孩居多,相较之下,城市女孩似乎较了解安全性行为。”18岁以下堕胎需父母同意我国法律不鼓励堕胎,唯有孕妇性命受威胁的时候,才可接受安全人工流产。然而,16岁或以下的少女(即未成年)堕胎是否违法?心智还未成熟的她们,可否自行决定?庄森培解释,凡18岁以下的少女必须获得父母或监护人的同意,才可堕胎,由不得少女自己决定。“其实少女怀孕比一般妇女怀孕的危险性较高。怀胎十月的过程中,孕妇需要面对很多併发症。18岁以下的少女所需承担的风险,比21岁以上的成年孕妇来得高。”他补充说,凡怀孕不超过9个星期,皆可透过药物堕胎。至于怀孕3个月以上的堕胎,对母体造成的威胁及风险甚高。因此,接受堕胎之前,孕妇必须接受心理辅导,做好心理建设。堕胎受感染才会日后难受孕“我们的角色是为病人提供心理辅导,不管她们作何决定,我们都会尊重她们。医务人员仅能提供医疗上的专业建议,无权为她们作决定。”然而,少女通常都无法作决定,因此,最后的决定往往来自少女的父母。询及未成年少女堕胎会否减低日后受孕的机会,庄森培说,在现代化的设施底下,发生的机率微乎其微。“除非是受到感染,而且没有及时获得治疗,才有可能影响日后的受孕机会。”他说,基于道德和宗教的因素,许多提供人工流产的医生亦不敢公然经营诊所。“因此,诊所每个月接获30通询问电话,大部份都是透过亲戚朋友,或互联网得知这项服务。”透过家人和亲戚朋友介绍的高达90%,从网上获得资讯的仅佔10%。未投报弃婴数量惊人逊德拉慕迪博士说,弃婴的数量无法获得正确的统计,因为还有许多未被揭发的个案,例如到深山掘个洞把婴儿埋入土,或者划舢舨出海把婴儿扔下海,这些没有投报的个案数字令人担忧。“15年前,美国发生一宗大马人在当地弃婴事件。有一名大马女学生与男友在国外留学时意外怀孕,他们对此感到恐惧,所以偷偷将孩子丢掉。”他说,此事显示大马国民对性教育的极度缺乏。堕胎案逐渐上升“在外国人的眼里,未婚先孕很平常。未婚女子怀孕生产后,双方家长会决定把孩子留下来自己抚养,或者让他人领养,或甚至可以做人工流产,这不至于会发生弃婴事件。“堕胎在我国是违法的,唯有在危及母体或胎儿的情况下,才能在政府医院进行合法的流产手术。因此,在私人医院及诊所进行人工流产都属于不合法的行为。”逊德拉慕迪指出,根据政府提供的堕胎数据来看,堕胎案例每年都有逐渐上升的趋势。这些数据还未包括私人医院、诊所等不合法堕胎,可见堕胎对现代人而言已经越来越普及。“每次阅报看到弃婴事件,我都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罪,是社会大众的责任。因为没有人灌输孩子性知识,教育他们安全性行为或避孕的知识,所以大家都必须分担责任。”弃婴保护舱救回婴孩命儘管弃婴保护舱(Baby Hatch)拯救了无辜的生命,但是在挽救婴儿的同时,会否间接鼓励更多人弃婴,助长滥交之风,破坏家庭伦理,这都是社会人士的隐忧。我国目前有两个单位设立弃婴保护舱,首间是成立于2009年的吉隆坡Orphan CARE弃婴抚育中心;怡保专科医院则是我国首间设有弃婴保护舱的医院,成立于2010年12月,至今共接获6名弃婴,其中4人已被人领养。弃婴者不需担心身份嚗光弃婴保护舱设有闭路电视,当有人将婴儿放进保护舱,警钟就会响起,而专业的医务人员就会把弃婴接到医院内,为婴儿检查身体。之后,医务人员会将婴儿送去福利局,再由福利局照顾及处理领养事宜。将婴儿遗弃在保护舱的人士不用担心身份泄露,因为院方不会通过任何方法去追蹤他们的身份,或控告他们弃婴。弃婴保护舱的目的,是减少弃婴被遗弃在外面,最后饿死、冻死或被野狗咬死等悲剧发生。儘管弃婴保护舱的存在引起不少反对的声音,但是婴儿是无辜的,在没有更好的方法解决弃婴的问题之前,弃婴保护舱至少拯救了无辜的生命,这是毋庸置疑的。意外怀孕买药堕胎极危险个案:一名少女发现自己意外怀孕后,与男友到药局买药堕胎。吃药后过了几天,少女发现下体不断流血,就以为自己成功堕胎。殊不知过了几个星期后,她的腹部开始剧痛,她唯有去医院接受检查。医生发现她有堕胎的迹象。虽然之前成功把胎儿拿掉,但是她的肚子里还有另一个胎儿,原来她怀的是双胞胎。虽然少女最终化险为夷,子宫也没有受损,但这个胎儿最后也保不住。由此可见,服用来路不明的药物堕胎,是极度危险的做法。先思考再做爱记者亲眼目睹堕胎过程,全程仅需10分钟,一条生命就这样终结了。孕妇在4名医务人员的陪同下,意志清醒地进行人工流产。为了减少她的痛楚,辅导员俯在床边,一边轻抚她的额头,一边轻声安抚说“不疼,不疼”,以分散她的注意力。10分钟的过程,带出两极的看法与立场。反对堕胎者必定认为,剥夺一条小生命的生存权实为不人道、残忍之举。支持堕胎者则认为,人工流产安全,还可以免除后顾之忧,继续自由的生活。做好措施免断送美好前途本文并非倡导女性堕胎,旨在提醒时下的青年或未成年,“先思考,再做爱”(Think Before Sex)。不要在鱼水交欢后,梦醒时分才来悔恨曾经发生的一切。男欢女爱是双方的权利,就算怀了孩子,也是男女双方的责任。然而,女性就得承受比男性更多的痛苦,即怀孕的可能,抑或堕胎的残酷。因此,女性必须懂得自我保护,勇敢拒绝危险的性行为,或要求伴侣做足安全措施。否则,万一不小心意外怀孕,就得背负扼杀亲骨肉的心理负担,或者走上早婚之路,断送美好的前途与未来。/副刊‧报导:刘菁‧2013.07.0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