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行动支付(一):对支付宝的看法

作者: 来源:W卫生活 时间:2020-07-29 14:21:20 浏览(664)

线上行动支付(一):对支付宝的看法

最近这几年,支付宝、微信支付这些原生于中国的线上和行动支付应用很热门,在台湾也引起很多讨论:在金融政策相对保守的台湾,是否应该直接引进支付宝或是发展类似支付宝的支付工具?我一向认为:「科技始于人性,应用基于环境」;什幺样的笼子,就养什幺样的鸟。在规划台湾的线上和行动支付环境和政策之前,有必要先了解不同支付技术和应用与本地环境和需求是否契合。

不少人把支付宝和「第三方支付」画上等号,尤其是在詹宏志针对台湾第三方支付应用的瓶颈向金管会叫阵以后,大家就把线上和 O2O 的行动支付都简化成第三方支付。线上支付服务并不只有第三方支付这一种,而支付宝对用户提供的服务也不仅只是第三方支付而已。

最基本的支付行为就是消费者付钱给商店以取得货物。当双方不想(或无法)用现金交易的时候,银行所提供的支付工具(转帐、支票、信用卡等)就派上用场。这个状况下,银行不就是交易的「第三方」吗?为什幺银行不被称为「第三方支付」服务商?那是因为「第三方支付」服务的定义要比银行业务多出那幺一点点,它原始的意义是在保障银货两讫:保证商店能收到钱、消费者能收到商品。这在实体商店的交易中发生得很自然,但在彼此双方见不到面,也没有信任感的网路交易里头就不一样了。当付款和收货发生在不同时空的时候,有一个大家信任的中间商来保障交易安全,可以让消费者安心付钱、商店放心出货。第三方支付可以算是促进网路交易发展的推手。

第三方支付不是什幺新玩意儿,台湾早在 1990 年代就已经实现了「线下」的第三方支付服务概念,就是房地产仲介公司所提供的买卖保证专户。房地产仲介提供一个第三方的银行专户,购屋者先把钱汇到专户,卖屋者得到仲介公司的付款保证,所以愿意先签约后收款。交屋后,购屋者确认房产无误,仲介公司才扣除佣金并把购屋款转付给卖家,这就是第三方支付的基本原理。

第三方支付服务的价值在于填补交易双方的信任缺口,促成交易完成。这种服务在交易双方越不信任、交易风险越高的地方越有价值。

银行为什幺不直接提供这种线上的支付保证服务呢?主要是因为银行对商店的风险管理相对保守,这不只在台湾如此,其他国家亦如是。我们常说银行是雨天收伞的现实行业:对于资金宽鬆的公司放款很大方,对于资金紧缺的公司很紧缩。三教九流都可以从事交易的网路,不是银行业愿意奋不顾身投入的世界。拿银行的信用卡收单业务来说,凡是营业额小、不太赚钱的商店,银行是不愿意收为特约商店的。举个例子,要成为中国信託银行的网路特约商店的条件是:「实收资本额 500 万以上或实收资本额 20 万以上且成立时间超过半年,近两期 401 报表净利需大于零且其近四个月平均营业额需达 30 万元(含)以上」。比较一下淘宝的网路商户结构,有 94% 的淘宝商店年营业额在 24 万人民币以下,也就是每月营业额低于 10 万台币,更不用说这些个体户大概都没有营业登记。这种微型商店必然被银行拒之千里,只有不怕死的第三方支付服务商才愿意把它们纳入门下。

钱转越久支付宝赚越多

第三支付服务承担比银行更高的风险,照理也应该赚取较高的利润。利润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交易的手续费,二是在手中过水的资金利息。第一种的交易手续费如果太高,商店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相对地降低交易双方使用这个服务的意愿,所以这部分不能高得太明显。支付宝为了推广用户,使用支付宝 App 转帐交易免费。若是使用电脑,在一定的金额以内免费,而收费的部分也仅收取 0.1-0.5%。比之于中国银联的信用卡收单手续费率 0.8-1.6%,支付宝提供非常低廉的交易工具,那幺它肯定得从第二个利润来源多赚点回来。

第二种利润来自于沉澱资金的利息收入,也就是把从消费者收到的钱留在手上转转再付给商家,钱待在手上越久赚的利息越多。在银行利率相对比较高的中国,这所谓「沉澱资金」的利息收益很可观。目前中国银行的定期存款利率在 1.5% 到 2.75%,支付宝这幺大的资金或许可以谈到 4% 至 5% 的存款利率。只要能够维持长期和稳定的交易量,就能够在银行定存一大笔金额,那幺单靠利息收入就很补了。目前支付宝每日交易额已超过 100 亿,因为商户不会当日提现,所以每日沉澱资金据估计有 300 亿人民币。依据中国央行的规定,支付宝可以享有沉澱资金利息收益的 90%(另外 10% 为风险準备金),按 5% 的利率计算,每年单靠沉澱资金的利息收入就有稳定的 13.5 亿人民币。

因此,第三方支付服务公司的最大业务目标就是让消费者尽量多放点钱在他们家,另一方面延迟商家把钱取走的时间点。要达成这个目的,支付宝很自然地开发出各种超越第三方支付的应用,延长资金留在手上的时间。服务範围也逐渐从线上的 C2B 支付扩展到线上线下相结合 O2O 实体支付,C2C 的手机红包转帐,甚至跨越到「余额宝」的基金投信业务。目的都是让你在真正交易之前就让钱提早进场,等到真正交易之后,又让商家继续把钱留在庄家,不会买单退场。只要支付宝的用户越多越广,交易就可以在用户之间流转,钱在口袋里转得越久,支付宝就赚得越多。

透过这些衍生服务,支付宝已经不是纯粹的第三支付供应商,他是一家钱庄,透过手机发行由阿里巴巴(四十大盗?)背书的银票,操作着金融付款业务,还不受传统银行法规限制。这样的支付宝模式能跨得出中国这个鸟笼子吗?

答案有一半是肯定的,但并不是因为它的应用模式适合其他国家,而是因为已经有太多中国游客想在国外使用支付宝,促使其他国家的商店(尤其是周边国家)必须认真地把它当作一种可接受的支付工具,这就像银联卡已经被很多国家商店接受一样,商店收银联卡但是当地人民并不申请使用银联卡。

在中国,人们显然对支付宝相当信任,除了有着对马云成功故事的神化效应外,一般人相信中国政府和银行在背后是支持支付宝的,相信这个钱庄不会倒。中国人是勤于储蓄的民族,钱存在银行还得提出来用,还得忍受银行作业的繁琐耗时。把钱转到支付宝、在支付宝的世界里运用,真的方便又迅速。至于支付宝是否真能让消费者得到银货两讫的保障,也不再是最重要了。毕竟,当马云认为在淘宝上花 25 元买到假的劳力士錶是一件正常交易时,第三方支付服务的原始价值就越来越不明显,反而是简单易用的支付介面和前端的服务模式更显重要。支付宝在交易功能面填补了银行对消费者和微型商户服务的不足,甚至取代了银行的地位。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好用的电子支付一定得像支付宝这样的钱庄来提供吗?微型商店非靠第三方支付才能存在吗?这才是台湾新政府在规划电子支付政策时要先思考的问题。

简化易用的支付服务是杀手级应用

支付宝的营运模式在欧美国家不容易成功。欧美用户储蓄习惯不大,要他们把钱存在一家不是银行的私人公司,需要相当大的信赖感。这也是为什幺 Paypal 的用户都是用信用卡系统直接交易,而不愿先把钱圈存到 Paypal 帐户后再逐一付款。所以 Paypal 并没有多少沉澱资金的收益。另外,支付宝的衍生服务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 这些业务或有洗钱的疑虑或有干扰金融管理的可能,这都降低它在其他国家成功的可能性。

举个例子来说,支付宝用户不需身分认证就可以执行每笔 1 万元人民币的转帐,这明显踩到各国洗钱防制的红线。再者,支付宝发行这幺大规模的私人银票,却不像银行需要足够的发行準备金。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支付机构的实缴货币资本与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的比例,不得低于 10%。客户备付金即为沉澱资金。假设以 300 亿元沉澱资金计,注册资本就得相应补足至 30 亿元,但支付宝经几次增资后的注册资本才 5 亿元左右。如果要补足资本,至少得投入两年的利息营收。可见支付宝是在中国金融监管单位闭着眼睛的状况下壮大,这样的经营模式在银行监管严谨的国家大概逃不过稽核法规。另一方面,如果类似支付宝的服务厂商要达到的金融监管法规的要求,营运成本会大幅增加,将本求利下,这生意就少人想做了。

支付宝虽然是在阿里巴巴的阵营,但是并不包含在阿里巴巴上市筹资的範围,只是一家私营的非上市公司。为了筹集更多的银弹,支付宝推出「余额宝」吸引用户把钱存到他的口袋里,并收购了一家小型基金管理公司「天弘基金」进行操盘。大部分支付宝用户对余额宝的设想是一个稳赚不赔的储蓄工具,也因此余额宝也不敢进行风险性太高的投资,它刚开始对用户的利润率设定高达 6%,投资收益绝大部分来自各银行的协议存款利息以及在货币市场中所赚取的利差。当人民银行调降利率时,就直接砍伤余额宝的存款获利。余额宝开通 3 年,获利率就已经从 6% 降低到 3%。

从国家整体经济来看,大量的银行存户把他们的银行存款移动到支付宝之后,银行原本只需付给存户活期 0.5% 或是定存最高 2.5% 利息,现在却扩大到协议利息的 5%,但实质上可运用的资本却没变多,存户的钱仍然是放在银行,只是集中到一个享有较高利息的帐户罢了。这些被集中起来的资本没有实际投入在增加社会的实质生产力,以钱滚钱的投资对于整个国家的资本运用不见得是件好事。

上面所述及的金融管理问题都是把支付宝複製到其他国家的障碍。离开了中国的环境,支付宝并不是最佳解。但是支付宝至少证明了一件事:简化易用的支付服务的确是一项杀手级的应用。撇开它的商业模式不谈,支付宝的客户端应用的确打中了消费者和微型商店的需求面,这也是台湾的线上行动支付最欠缺的一块。

依据正常的逻辑,交易系统越扁平化交易成本越低,多一个第三方支付服务只会增加交易成本。如果在个人信用制度严谨、消费者保护法规完善的环境下,直接提升银行的电子作业功能,让银行传统工具和行动支付相结合,那幺第三方支付服务就可以被忽略,用户和商店就能够直接交易且省掉第三方的服务成本。

跳出坐井观天的视野,这世界上不只有中国有创新的支付应用,还有许多不同的系统和工具在世界各地发展和使用中,可惜的是台湾在过去几年只把目光聚焦在中国,忘了拥抱全世界。瑞典就是支付应用蓬勃发展的国家,近几年在瑞典开发的支付应用和服务已经是欧洲的佼佼者,不但观念创新,在市场上也很成功。详情则待下回分解。

延伸閲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