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亚立创一面两画风格‧正鸟语花香‧反狰狞魔鬼

作者: 来源:Y荟生活 时间:2020-06-25 05:13:27 浏览(621)

周亚立创一面两画风格‧正鸟语花香‧反狰狞魔鬼因为不喜欢摸仿,周亚立在53岁那年自创出反方向作画的风格,成为了全马唯一逆向作画的“奇人”。他的梦想是退休后要把自己独树一帜的画风发扬光大。奈何两年前糖尿病恶化,他迫不得已要截肢保命。行动不便和健康问题,使他多次迫于无奈推掉了出外参与现场作画的邀约,这也成了他最引以为憾的事。他说:“我的画看起来不值钱,但如果看了我现场作画后,就会知道它的特别之处!”但他到今天还找不到接班人,即使爱绘画的孙子也说太难学不来而放弃。他现在要找的是有“三心”的人,即有决心、信心和耐心,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见自己独创的反方向画风后继有人。现年66岁的周亚立,有个别人不能只有他能的“特技”,那就是反方向作画。何谓反方向作画?即是画图时,都是先由反方向开始画起。换句话说,人家画人像是从头部开始下笔,他则是从脚部开始画上来。这种异于常人的作画方法,相信也是全国唯一无二。他原名周达壮,但一直以“周亚立”之名走天下,所以他的朋友们都称他“亚立”,反而没有多少人晓得他的原名。他曾在哥哥开设的船务公司任职业务经理,喜欢结交朋友,经常出国走走,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台湾,因为工作的关係,他认识了很多台湾渔船业者,所以每次到台湾,也一定会去找老朋友吃吃喝喝,走走看看,还曾在台湾朋友的盛情邀请下,在花莲当地表演了他独创的作画方式,赢得台湾人的喝彩。3年前,他从台湾回来不久后因为右脚受伤被送入院,多年来的糖尿病引发脚部伤患恶化,几经挣扎,他最后无奈的接受了医生的劝告:截肢保命。“老实说,对于截肢这决定我很伤心、很难过!我想任何人都会介意自己最终要面对这样的结果。2012年是一个痛苦年,我先后失去了一双腿,这也使我觉得很自卑!过去的我是很乐观开朗的人,但截肢给我带来很大的打击,我一度非常消沉,好在有教会的朋友和牧师的鼓励支持,还有太太女儿及兄弟妹妹们不离不弃的陪伴,才让我度过了那一段人生最失落的低潮期。”休养时期画画成精神寄托截肢后面对行动不便,对于外向好动的周亚立而言是一个艰辛的考验,他必须重新适应自己。想到轮椅和义肢将成为他生活里的一部份,他说这种感受实在是很难用言语去形容,虽然在亲友们的眼里,他是个很勇敢,坚强面对挫折的人。休养的这段日子,难过之余,他也积极地寻找精神寄托,试图走出郁闷的心情,于是,平日除了看圣经,他也努力投入于画画中,一天可以花上六七个小时不停地画,这期间,他也很用心的构思出了不少新作品。“我非常庆幸我有画画这个兴趣,也还拥有与众不同的反方向作画专长,使我可以在画画的世界里消磨一整天。如果连画画的兴趣都失去,我无法想像每天无所事事呆坐家里的我会变成怎样,恐怕要发疯了!”反方向作画,是他作画的自我风格,也成了他引以为豪的事。这个在他53岁那年无心插柳下“研发”出来的画风,迄今仍无人可取代,也是在他养病的这段日子里,助他重建自信的兴趣。然而他心里始终有个遗憾,遗憾在自己最适合发挥所长的时间里,可以尽情分享的时候,身体状况却不允许他时常随意外出活动。在一个半小时的专访里,“遗憾”也是他不断重複说了最多次的两个字。挑战高难度一画两面周亚立13年前开始创造反方向作画时,画的大部份是飞禽走兽,作画媒介也是很随性的就地取材,只要一枝铅笔或原子笔,一张废纸就可以开始作画。画到驾轻就熟后,他也会以颜色笔点缀作品,为画中人物带出色彩。当越画越顺手之后,飞禽走兽已经不能满足他,他转而画人像。在他逆向作画中,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大家手牵手排排坐在一起玩游戏,或是仙女点棒,或是穿着古装的女孩羞答答地抱着琵琶半遮面……以画说故事揶揄男女情变后来他再接再厉,不断向高难度挑战,不只可以反方向画出图案和人物,还能做到“一画两面”,即是说,不论正方向或是反方向看其画,都会呈现不同的面貌,正面看是鸟语花香的画面,倒反过来看,就会变成了面目狰狞的魔鬼。与此同时,他也不忘展现其幽默才华,以画说故事,配以诙谐文笔揶揄男女间多变的感情。“我现在想画舞狮,但画得还不够精细,还需要再多练习几次,精进画功。”说罢,马上提起笔在我面前逆向画出了舞狮的面貌,前后不到三分钟。他还说,这些年来已经习惯了反方向作画,如果今天要他如常一般的画图,他反而画不出来。因健康放弃电视台录影周亚立曾在两年前参加过八度空间举办的《够胆你就来》能人异士试镜活动,那时候的他已经接受截肢手术,在亲友的鼓励和陪同下,他第一次拄着拐杖斗胆远赴霹雳州太平参加了有关户外活动。当时他现场展示了其反方向作画的技能,结果也成功入围,获进一步邀请到吉隆坡电视台录影,惟他最后因健康考量而放弃了。“不过,八度空间摄製组有拉队到我家来拍摄访问,让我深感荣幸。其实我很想走出去,让更多的人认识我另类的作画方式。”苦寻不到接班人周亚立指出,他很希望自创的反方向作画可以传承下去,奈何迄今还找不到接班人。“反方向作画需要有三心,即决心、信心和耐心,如此才能在逆向中画出东西。”他直言,他并不是画家,他的画看起来也不值钱,但却是独一无二的逆向作画,就像耍杂技,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必须看了他现场作画后,才会明白他的画难能可贵之处。他说,画画是他现在最大的兴趣,在下笔前都会认真的花心思去构图,即使作品被指不值钱他也不在乎,最重要的是他乐于分享,所以过去他在教会里受邀作现场示範后,都不吝于把作品赠送给大家收藏。“槟城每週六的文艺达人巷也曾邀请我去现场作画,可惜我最近身体状况不太允许我出门太久,否则我一定会去参加!因为这是一个让我分享我的作品的很好的平台!”截肢后太太陪伴共渡难关周亚立很注重自己的打扮,虽然他坦承自己有装上了义肢,可以自行走路,但访问过程中他一直都坐着。在其屋里也可以见到轮椅和扶杖分别摆放在其身边。预约上门专访的那天,他一早已穿着整齐,精神奕奕地坐在饭桌边等候我们到来。拍照的时候还特别要戴上帽子,他说这样看起来比较年轻帅气。可见他对自己的外表还是很在乎。感谢教友祝福“说实在的,我是很乐观,爱说笑话,想法都很正面的人,但截肢后令我失去了很多人生乐趣,我非常沮丧,心里非常烦闷,很不想出门,也不想接触外人,朋友的关心问候,有时也会造成心理负担,尤其看见比自己年轻的人还能跑步运动时,真是百般滋味上心头!”他说太太这段期间也辛苦了,耐心守候在左右,陪着他做复健。周亚立育有两女一子,他也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失去双腿后,教会朋友都时常送上慰问和为他祷告,还有孩子和兄弟姐妹们都很悉心照料,陪他共渡难关。“过去我们是住在公寓,现住的房子是女儿的,去年才搬进来。我的兄弟姐妹也都住在附近而已,搬来这里后,可以将近照应。”他现住在青草巷的双层排屋,是孝顺的女儿为方便父亲行动而买下的。/副刊‧报道:黄碧丝‧2014.10.1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